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第152章 些許尋常事

第152章 些許尋常事

    屋舍內,裹著被子的王立正在做一個既神奇又荒誕的夢。

    夢中的王立,有時如同旁觀者,有時如同參與者,一夢跨度數十載,見證了一段非同一般的故事。

    夢中有鬼有神有妖也有仙,有人間景致也有恐怖陰司,有時如同美夢有時如同噩夢。

    通常意義上,常人便是接觸到以物傳神的媒介也是不會有什么作用的,一方面是本身精神較弱,更關鍵的是精神比較散漫也無靈氣或法力撬動。

    但計緣身為施術者稍稍動了動手腳,自然能讓王立觸紙即可見,只是常人精神不足以一瞬間承受太多信息,所以會自我保護性的進入睡眠狀態,以做夢的形式來消化。

    這一點是早已在《通明策》上看過的,并非計緣又專門用了什么夢境異術,入夢之術計緣可還沒學會呢,當然中間的度計緣控制得很好,不至于讓王立難受。

    這過程不會對王立本身產生什么不良影響,因為并非強塞且方式柔和,所以唯一問題在于王立這人的記憶力,若他記憶力很差,夢醒了說不定還沒來得及寫字就忘了掉一些關鍵了。

    計緣的以物傳神也是才學,遠沒修煉到家,又是以普通紙張為媒介,觸發一次也就會散了神髓。

    但這同樣是緣法,屬于這說書人的緣法,若忘得一干二凈,白鹿緣的故事還有計緣知道,自然是不會斷,可卻也不會再找王立了。

    在院外站了一會,計緣聽著王立在屋內呼吸均勻的沉睡,巷子里有孩子興沖沖的跑到這戶人家院落前敲門。

    “砰砰砰……”

    “小冬,我們要去撿鞭炮呢,你去不去呀?”

    三個孩子在外頭沖著里頭呼喊。

    “去去去,我來了我來了,等我一會會我馬上來!”

    院中傳來男孩興奮的聲音的,叼著個包子匆匆忙忙就跑了出來。

    “帶著上圍巾別著涼了!”

    后面男孩的母親追出來,將棉布圍巾纏在兒子身上,才放兒子走。

    一共四個孩子在院外回合,“嘻嘻哈哈”間腳步飛快的穿出巷子朝外頭沖去。

    鞭炮是個稀罕玩意,大戶人家逢年過節才會放,不過成串的鞭炮不是每一個都有機會炸響的,有一些會在其他鞭炮爆開的時候被彈出去。

    這些滄海遺珠一般的漏網之魚,就是孩子們的寶藏,過年這幾天許多孩子都會到處尋找放過鞭炮的地方,翻找還沒響的小炮仗。

    目送孩子們歡聲笑語的遠去,計緣也被這種氣氛感染,帶著笑顏邁步離開,還記得他小時候好像也做過類似的事情。

    回到永寧街的時候,障眼法自然而然的散去,計緣如同常人一樣在街上漫步前行。

    雖然是要回楚府書閣,但也不是什么急事,如今的他雖然保持著正常作息,但十天半個月不睡覺還不至于有什么影響。

    青藤劍懸浮在背后,自昨晚掃動清氣之后就一直很安靜,本身也是青藤纏繞靈韻非常的仙劍,那新春之意對于青藤劍也意義非凡,所以昨夜計緣才會讓仙劍升空。

    “嗡……”

    這一刻,背后仙劍一陣細微鋒鳴,計緣側頭看看。

    “醒了?”

    “嗡……”

    青藤劍又是一陣輕鳴回應,劍身懸浮在計緣背后明明沒動,也沒有出鞘,卻有股微不可查的劍意掃視八方,令一切異物都不能在仙劍氣機范圍隱藏。

    順著永寧街大道一直往前就是皇城方向,越是向前走,人家就越是富貴,開始出現那種大園大府。

    這里也是一些孩童的主要“戰場”。

    “這邊我們先來的,你們去那邊撿,那邊也沒人的!”

    “胡說,我們剛剛就在這邊撿的,你們明明才來!”

    有兩群孩子在一個府邸邊吵鬧這,前一刻還劍拔弩張,后一刻兩邊沖突沒起來,將兩軍匯聚成一處,共同殺向其他府邸門口。

    “給我看看你們撿了多少啊!”“哎呀你有十幾個啦!”

    “我有二十個了!”“我才七個啊……”

    “一會一起放的啊!”

    ……

    計緣走過的時候,這樣的孩子可不止一兩波,顧不上凍紅手指的四處翻找,要搶在那些門房下人將門口清掃前收獲寶貝。

    很多府邸門房拿著掃把出來的時候會把孩子趕開,倒不一定是人人都兇,而是職責所在。

    計緣走著走著走到楚府外,街對頭還有一個他常光顧的包子鋪,準備先買點包子再去書閣。

    楚府的門房是個年過半百的老倌,這會正倚靠在大門邊上,杵著掃把看著兩個穿著大花襖的孩子翻找鞭炮,還笑著問一問兩孩子。

    “找多少個啦?”

    “我十一個,他有快二十個了!”

    “厲害厲害,吶,我這還有幾塊糖,你們幫我把鞭炮蒂掃了,糖就給你們了,怎么樣?”

    “好啊好啊!”“你可不準騙我們!”

    兩個孩子興沖沖從老倌處拿了掃把和簸箕,在那十分起勁的掃著,掃地這種事對于百姓家的孩子來說自然不費勁。

    計緣也在邊上駐足看看,這楚家老倌他見過幾次,其實并不算是門房更類似一個管事,活躍在楚家各處,有時候打雜有時候指揮,很是得楚家信任。

    就凡塵而言,這人其實挺了不得的,至少看似枯老的樣子,卻有一身不俗的武功。

    計緣也算當世武學大家了,他心中的“不俗”已經有相當分量了。

    見一個斯文先生含笑站在邊上,門房老倌也沖著計緣略一拱手,算是同陌生人賀了新春之喜。

    計緣也禮貌的回敬,等兩個孩子掃完地拿到糖之后,方才離開,走向那邊的包子鋪。

    之后一盞茶功夫不到,計緣已經出現在了楚府后院書閣三層。

    這書閣第三層沒幾個書架,還有兩張桌案和椅子,剩下的地方就沒什么擺件了,看似空曠,可在秋夏時節,把三樓兩側閣門一開,就絕對是一個通透舒適的環境。

    到底是大戶人家的書閣,三樓其中一個書架上整齊放著配套的文房四寶,筆墨紙硯無一不是上品。

    計緣坐在其中一張桌案前,邊吃咸菜包子邊翻閱一套從二樓找來的《百府通鑒》,總共有六冊。

    大貞十三州,總計有近百余府曠闊國土,這套書大致講了各府的一些名勝和風俗情況,雖然成書時間是七八十年前了,但依然算得上生動有趣,也有借鑒意義。

    五個咸菜包子還沒吃完,計緣就聽到有說話聲逐漸接近書閣,抬頭側耳一番之后,計緣動也不動繼續在三樓邊吃邊看書,而下面已經有人打開了書閣大門。

    “楚兄,聽說昨夜晉王天降祥瑞啊,是不是真的啊?”

    “這事連你也知道了?”

    “那哪能不知道啊,我還知道吳王早上都摔杯子了!”

    “哎呦喂,這話你也敢說。”

    “這不是在楚兄面前嘛!對了,晉王府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下面兩個年輕人聊得起勁,一個一個身著淺綠勻稱棉杉嗎,圍著裘皮圍巾,一個穿著墨色錦袍,隨行的還有那個方才還客串門房的老者。

    聽到另一個年輕人好奇的連聲詢問,楚府的那位公子也就實話實說了。

    “嘿嘿,昨晚我爹也受邀在晉王府,那祥瑞可是晉王府上下都親眼所見,而且啊……”

    到這里,這個楚家公子下意識壓低聲音。

    “而且圣上還宣召請神人現身,聽說有白霧顯化,但是神人最終沒有來。”

    這兩句話倒是讓三樓的計緣愣了下,他還真沒想到楚府有人昨晚也在晉王府。

    像是才意識到來干嘛,楚家公子沖老倌問道。

    “許伯,那套之前我爹派人從晉王府抄來的《百鳥論》放在哪了?我給世兄瞧瞧。”

    “哦哦,在二樓,我給公子去找來。”

    老倌應聲之后,邁著小碎步一路上了二樓,輕車熟路的就找到一個書架,翻出一盒硬紙匯冊的《百鳥論》。

    只是正要下樓的時候鼻子一動。

    “嗯?”

    這一聲疑惑的鼻音很低,卻讓三樓的計緣一下頓住了,看看手上的咸菜包。

    ‘失策失策!’

    果然僅僅幾息之后,那老倌身手矯健的腳尖幾下點上三樓,整個過程悄無聲息。

    上了三樓之后老倌左右查看,又細細嗅了嗅,眉頭皺起,打開閣樓門在房廊上轉了轉,也沒見著什么人。

    索性如猿猴掛樹般翻上閣樓屋頂,輕輕落于屋頂雪面。

    細心掃視,發現屋頂的白雪十分整齊,除了自己腳下并無任何腳印,再探頭看看下面幾層的懸挑檐口,上頭白雪同樣無踩踏痕跡。

    ‘難不成是我多心了?’

    老倌疑惑的時候,樓下傳來楚家公子的催促聲。

    “許伯,找到沒?”

    老倌連忙翻回閣樓,沖著樓梯下面回應一聲。

    “找到了找到了,馬上下來!”

    等老倌一走,計緣才從一處書桌的陰影后面走出來,重新坐到桌案邊。

    ‘這老頭,還挺敏銳!倒是尹夫子,看起來名氣已經傳出去一些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