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獨步大千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青年一代

第一百四十五章 青年一代

    最后孟寒蟬又說了一下隊伍的事件,那是個一星級的事件,名叫風雪聚義廳,劇情是一座山寨中出了叛徒的故事,需要新人隊伍們去分析判斷找出那個叛徒,走的是解謎路線,但危險程度一點不小,殺機來自于誰都有可能是叛徒的暗處,只需一封毒藥,就能毒死他們。

    可令陸青萍驚異的是,孟寒蟬竟然說上次隊伍事件中的所有新人都活下來了。

    竟然是多虧了那個名叫武雉的大唐宮女,她表現出了非凡的智力擔當,雖然她修為最弱,但卻全是依靠她才完成了那次事件。

    這次孟寒蟬在輪回中留言,希望陸青萍能來京城相見的原因主要就是想邀請陸青萍來日與她一同往苗疆發掘丹霞寶物,在陸青萍答應下來之后,她再說了一些隊伍中其他人的信息后,便展顏對陸青萍笑道:

    “那邊就是我師門中人,還有同是三教的香山書院各位高才,需不需要我為你引薦一下”

    “這自然好,麻煩孟師姐了。”陸青萍笑著說:“除了對丹霞福地心生向往之外,我也更對這些真正的讀書人十足好奇呢。”

    他身藏儒門的一顆天仙道果,正需要多了解了解這香山書院的情況。

    陸青萍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與孟寒蟬去往丹霞福地與香山書院席間的時候。

    另外一個方向。

    幾個當世的年輕人杰同樣相聚一處。

    “聽說葉賢弟之前就想給那陸青萍一個教訓,無奈被葉太白前輩以三月之期限制,要給那陸青萍三個月時間,用來拉平與滄海賢弟的差距,讓你們公平一決,結果沒想到不過短短一個多月,那陸青萍也的確有些本事,真的突破到了武道筑基圓滿,但誰料”這位是黎家當代出色的傳人黎霄,他平靜敘說道:“我們葉賢弟直接突破到了天人玄關,還是一口氣過五脈,入天人三品,這下別說給他三個月,就算給他一年他也追不上。”

    他雖然沒入人榜,但能被家族帶來出席這次國宴,足以說明他亦是黎家極其出色的后輩。

    周君白含笑看著身邊唇紅齒白的白衣少年,說道:“同樣是三月時間,你們年齡也差不多,滄海你能突破到天人玄關,這已經證明了你的天賦根骨遠勝陸青萍,這次你出來,葉太白前輩應該沒有說什么吧。”

    葉家一人笑道:“太白伯父說過了,即是如此,那就不怪滄海了。”

    哪有會嫌棄自家后輩傳人更加出色的呢?

    葉太白在葉滄海閉關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侄女的心意,沒有多說什么了。

    他給了陸青萍機會,他自己要是抓不住,那自然不能怪葉家的傳人太過出色。

    這個江湖上,要是弱者,那就沒資格說話了。

    “再等一個月”葉滄海此時眸光璀璨,默默看著那邊的少年背影,心中劍意銳寒,已有迫不及待擊敗陸青萍之意,卻還需要再等一段時間。

    周君白卻此時瞥向了陸青萍那邊:“還要等嗎,我覺得不必等了吧,不管是三個月還是一個月,結果都已經注定了不是嗎?”

    黎霄面色平靜:“看來周兄也是看不慣這些日子陸青萍在江湖上做的那些混賬事了嗎,自以為是,仗勢欺人,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中人想看看,若他沒了那些麾下走狗充當門面,若和人榜上任何一個人杰比較,他能勝過誰?”

    “可惜,他當初不得不答應下來太白前輩為他和滄海賢弟制定的戰約,也就是說,他必須得在滄海賢弟手上出暴露他的金玉其外了。”

    此刻站在這里的,都是南隋四大古世家中的當代傳人,四個人歲數最大不過十九歲,但卻全都是天人玄關境的人榜人杰。

    相反,陸青萍此時在人榜上的排位,還是武道筑基境,第七十二位墊底。

    葉滄海在這幾個世家世兄的聲音間也是皺眉,面色更冷,對陸青萍在武當山下仗著武卒打殺笑癡,廢了呂聽風武功的行為更加不齒。

    黎霄見狀,眼底神色一動,平靜道:“既然今天是這位小王爺的大喜之日,我們也與會了,按理來說,怎么也不能不過去認識一下啊,你們覺得如何呢?”

    周君白此時聞言與他對視,二人眸中都有深意流轉。

    明白了彼此都受到了家中長輩的授意,要他們設法針對這陸青萍,想盡辦法折損他的名氣,最好讓其聲望盡失,在江湖上臭名昭著。

    “黎兄的有理,我們不過去拜訪一下真的說不過去。”

    畢竟有百姓三千人在此,國宴熱鬧至極。

    “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門中師兄方若云。”

    陸青萍先隨著孟寒蟬來到了丹霞福地的一眾弟子之中。

    “小道見過世子殿下,恭賀今日殿下大功得賞,英雄歸來。”

    這位方若云是一個身著云袖道袍的青年道士,看他和孟寒蟬的衣袖口都有專門的丹火紋章,這是丹霞福地真傳弟子的象征。

    陸青萍早聽說今日會有各大名門望族的青年一輩來參加,再加上這一路走來,也早就將各大門派、世家中的出色青年人記在心中,畢竟是他的同輩之人,以后行走江湖少不了要與之打交道,自然是知己知彼更好一些。

    等到孟寒蟬將丹霞福地的青年一代人介紹給了陸青萍人認識后。

    陸青萍真正記在心中的也就只有一人。

    方若云。

    這個丹霞福地三大弟子之一的年輕道士。

    連孟寒蟬目前都不是丹霞福地的年輕一代門面,而是方若云算在內的三人。

    “見過方道長,只是不知丹霞圣地其他兩位師兄,怎未一同出現?”

    丹霞福地當代行走江湖的三大弟子:溫天命、慕小寒、方若云。

    卻只來了方若云。

    陸青萍自然比較好奇這一點。

    他早就將隋唐武林七十二位人杰的身份記得滾瓜爛熟,其中就有一位人杰名為溫天命,排名人榜第二十七位。

    人榜有三個階層,前二十四位都是純陽宗師,中間二十四位都是天人玄關,后二十四歲都是武道筑基。

    也可以將這三個層次看作是人的少年、青年、中年,三個時間段。

    這是將三個境界年齡段中中分別挑選出了二十四人,共同組成武林三境中的七十二代表性人杰。

    譬如而今的人榜第一就是葉太白退位后的老刀魁蓋昆侖,由他至第二十四位,都是宗師級的高手。

    又因為前二十四位都是宗師高手,所以基本上入榜的都是武林老牌宗師。

    所以,人榜三個階層,又被江湖人按照境界分為了老牌宗師榜、青年天人榜、少年筑基榜。

    這位丹霞福地的溫天命,人榜上第二十七號人杰,但更能體現他實力天賦的另一種叫法,或許該稱呼為天人榜第三人杰。

    人榜前二十四都是宗師級高手,也都是老牌高手。

    這樣減除一下,剩下的天人榜和筑基榜,其實就可以看作是整個閻浮山下武林中的青年、少年高手們的榜單,這也是入榜有年齡限制的一個重要原因。

    所以這位溫天命看似只是為整個人榜上排名第二十七號人杰,那是因為他頭上有二十四位宗師壓著,不算這些老牌宗師的話,他就是青年天人中的第三人。

    但這個人今天沒有來。

    方若云有禮有節的笑著解釋道:“溫師兄一向不喜這些宴會,再加上他本就在山上靜修,這次我等能來,也只是機緣巧合正好在京城,世子殿下若想見溫師兄的話,不妨來日可來丹霞做客,到時定然能夠見到溫師兄。”

    陸青萍只是好奇,并沒細問,而后對于方若云的邀請也滿口應下來。

    孟寒蟬笑道:“我看你是看中了溫師兄身上那個當世青年一代第三人的噱頭,不過,溫師兄雖然沒來,香山書院中卻正好也有一位不怎么差溫師兄的人,他排名人榜二十八,也就是青年一代第四人”

    “是香山書院玉簫然。”

    陸青萍心中一動,對號入座。

    就在他們提到這人的時候,一道清朗如玉的溫潤嗓音傳來:“丹霞幾位道兄這是在折煞玉某嗎,不怎么差溫師兄?咱可是有自知之明的。”

    陸青萍循聲望去,卻見那里走來一位玉袍青年,一身氣質溫和,就像一塊璞玉,容貌俊秀,手執一把折扇,儼然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樣。

    方若云哈哈一笑,道:“正說著呢,玉兄便來了,來,現在輪到小道來為世子介紹一下了。”

    “這位就是香山書院這一代的四位讀書種子之一的玉簫然了。”

    玉簫然淡笑著搖頭嘆氣:“讀書種子四個字,實在是折煞我了,方師兄又開玩笑,哪有真正的讀書種子上人榜的,我的學問道理和其他三位同門比起來,哪有一點可比性。”

    說罷,他微笑著對陸青萍施禮,儒家禮儀十分規正,挑不出半點毛病,見過世子殿下。

    陸青萍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位儒門青年的意思,似他儒門真正的讀書人,都是在山中苦修道理。

    真正的大讀書人,一輩子的時間都在研究學問道理上,哪敢分心二用,這也就是說,一旦選擇了練武,自然就無法將時間用作更純粹的研磨學問上面。

    畢竟人之一生的精力是有限的。

    不是誰都能魚與熊掌兼得。

    不管是練武還是做學問,都不是能夠分心二用的事情,除非是那些真正的蓋世奇才。

    這近千年來,也就只有一個齊王孫、一個張三豐,先后做到了修成其他仙位的事情,其他人一輩子連一個陸地神仙都證不出來,更遑論其他。

    這一刻,從練武登上人榜的玉簫然身上,陸青萍看見了儒門的縮影。

    就如同孫靜芝先生一樣,并不是所有讀書人都能夠沉下心來一昧做學問,至少有一半儒門中人,還是走的普世修行之路。

    而不死板的只修學問,沒讀書天賦的就去練身體,煉神魂,這或許也是儒門真正強大的原因吧。

    在玉簫然見禮后。

    “玉兄多禮了,倒是另外三位讀書人,今天并沒來嗎。”陸青萍看著玉簫然只有一人,便問了出來。

    玉簫然聞言,作黯然道:“本來在下只是謙辭,雖然在下的確學問不及三位師兄,但怎么說修為也可堪稱道啊,沒想到在世子殿下眼中,竟真的這般不入目。”

    他搖頭嘆息。

    陸青萍幾人當即都笑了出來。

    僅僅是初次見面,陸青萍便看出了這位儒門傳人的性格很有意思。

    他正準備詢問那三個真正儒門讀書人的情況,就在這個時候。

    “玉兄才知道嗎,江湖都說咱們這位世子殿下向來目中無人,擅長不將人杰放在眼中,他對您這般態度,估計也是習慣使然,玉兄大人大量,還是不要見怪的好。”

    一道冷冷淡淡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來。

    這一時間,陸青萍心中平靜,眼睛卻輕輕瞇起,轉而看向了這來人一眾。

    這些人

    顯然是來給自己找不痛快的,

    來人一共七八人,說話的人是一位錦衣公子,他并不認識,不知道是哪個世家的人

    但這一眾人中有四個人。

    陸青萍赫然目光投向了這一行中那白衣少年的身上。

    又一次,二人四目相對,各自眸中迸濺出了冷電般的光芒。

    氣氛陡然凝固了下來。

    本來香山書院和丹霞福地貴為三教圣地,兩教傳人便代表了當世江湖上最出色的一批青年。

    此時,除了三教,十家中的四家傳人也走了過來。

    一下子,這里成為了南隋青年一代的天才縮影之地。

    三教十家中的一半傳人,都在這里碰面了。

三肖中特赔多少